第五千三百五十一章 奖励!封千夫长!(1 / 1)

与此同时,侧腰恐怖的伤口,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补起来。陈枫立刻运转起修为心法,没有浪费这枚九转疗伤神丹。“长阳真人。”周围人族修士接连朝着来人拱手。那人由远及近,飘然来到寒翊风的面前。长阳真人看上去三十出头的模样。他剑眉星目,看上去既带着温和,却又莫名给人一种畏惧的感觉。让人不自觉就想臣服于他。不愧是一方主帅,这才是真正的将领风范!就连在抓紧时间疗伤的陈枫,也能够隔着眼皮感受到。当长阳真人的目光在他身上一扫而过时,他甚至能感觉到浑身起了鸡皮疙瘩。长阳真人收回目光,最终落在了寒翊风身上。“我给你一次解释的机会。”他的声音不轻不重,语气也算不上严厉或温和。可偏偏,那十个字就像是一把锤子,狠狠地锤在了寒翊风的心头!他无法解释。一想到长阳真人为人,寒翊风低下了头,甚至连对视都不敢与之对视一眼。就好像,一旦对上了那道目光,他内心的一切都将无所遁形!寒翊风的脸色一变再变。面对长阳真人古井无波的眼神,他根本临时想不出什么能够自圆其说的“解释”。“既然你不说,那我就当作是你理亏了。你服是不服?”长阳真人一贯的平淡。可张口说出的话,却又颇显得铁血。寒翊风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面对着人族修士营地那大片乌泱泱的普通修士,他只能感到脸上火辣辣的。明明只是一句问话,却像是巴掌在往他脸上招呼一般。难堪,却又不敢再放肆。长阳真人看了看寒翊风的断腕,皱眉道。“既然你断了一只手,往后的日子,就在营地养伤吧。”听到此话,寒翊风猛的抬头,不敢置信。长阳真人此话,分明是要革他的职!身为大将,若不能率兵出阵,与革职有何区别?可,何至于此?寒翊风怎么也想不明白。难道就为了一颗妖族头颅,以及陈枫那四条命?正想着,长阳真人的声音再次响起。“怎么,你还有异议?”他的语气还是稀疏平常,像是平常闲谈。可寒翊风却被这句话吓得陡然一个激灵!他不敢再犹豫,连忙低头应下。与长阳真人同处一个营地也颇有时日了。在场任何一人,都不如寒翊风更清楚长阳真人。此人虽总是一副平淡、随意的模样,实际上杀伐果决,手腕极强!一旦他做出的决定,没人能够改变!再怎么不甘,寒翊风也只能无奈接受。他当即捂着断手,忍痛道。“多谢主帅,属下……这就告退。”说完,迅速离开了此地。跟着他一道走的,还有屈泠崖等若干人族修士。他们本就沆瀣一气,看到大将都狼狈而逃,哪里还敢逗留!很快,原地只剩下陈枫几人,以及长阳真人。此时此刻,长阳真人的目光,自陈枫等人脸上接连扫过。最终,也是落在了银星妖皇的头颅上。“果真是银星妖皇。”看到那颗头颅,长阳真人眸中流露出了惊讶之色。“是你们杀的他?”长阳真人看上去心情不错,谈吐间亦不带丝毫压迫。陈枫正在疗伤,一旁的玉衡仙子点点头。“千真万确。”“好好好!”长阳真人连说三个“好”字,当即大笑起来。“前阵子,这银星妖皇率领上千妖族,大举偷袭我放营地。”“我营将士死伤惨重。”“你们杀了他,便是我营地的贵客。”旋即,长阳真人信手在身前挥动了一下。刹那间,天地间灵气陡然波动。只见他的掌中,竟轻松凝起一团纯粹到极致的天地灵气。一掌推出,那团天地灵气便直接打入陈枫的伤口处。那团灵气好似一股暖流,柔和至极,飞快修复起侧腰部那个血淋淋的伤口。陈枫紧缩的眉头,渐渐舒展开来。一盏茶的工夫之后,身上各个伤口竟已彻底恢复如初!紧闭的双目陡然睁开,陈枫长长吐了一口浊气。他抬眸看向面前的长阳真人,脸上终于带上浅笑。“多谢。”长阳真人摇摇头表示无妨,紧接着侧过身来。“你们随我来。”几人一前一后,很快就进入人族修士的营地后方。一路上,所有营地内的人族修士。在看到长阳真人时,都不约而同地弯腰鞠躬。看来这长阳真人在这里,威望不是一般高!穿过了不少素色普通营帐,长阳真人来到一顶巨大的素色营帐面前。这顶营帐比周围所有的都大,营帐外还有数名精锐修士守卫。看来,这便是中军营帐。也就是长阳真人落脚的地方。长阳真人先走了进去。然而,就在陈枫准备紧随其后时。忽然,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极为隐蔽的气息。站在他左手边的营帐中,似乎有一道窥测的目光。而且,那道窥测目光气息的主人,似乎也来自苍穹之巅!只不过,那道目光转瞬即逝。陈枫暂时不去多想,大步迈入中军营帐。营帐之内,布置颇为简单。长阳真人坐在主帅位置,看向陈枫等人时,脸上有欣喜,也有探究。身为一方主帅,人族修士中的上将军。他绝不可能让来历不明的人贸然加入营地。基本的盘问还是得有。对于这些,陈枫等人早有准备。在赶来人族营地的路上,他们早就想到会被问到这些。陈枫坦然答道。“我等本是一介散修。”“仙妖大战爆发后,我们自知不是那些妖族强者的对手,起初只求自保,并不想参与其中。”“但很快,妖族就侵袭到了眼前。”“看着亲友被害,我们也是死里逃生。”“自那以后,我们终于意识到,仙妖大战爆发起,便无人可抽身其外。”“既然避不开,那便全力迎战!”“所以,我们来了。”长阳真人听得连连点头,看向陈枫,眼神更为欣赏。“说得好!”“要想屠我河山,必先踏过我的尸首!”